英国站

您所在的位置: 滴答网 > 英国站 > 留学英国 > 要闻简报 > 正文

英议会辩论斗嘴:吵架的权利由制度保障

滴答网 http://www.tigtag.com/  2016-03-01  滴答网  我要评论(0)  阅读0
  滴答网讯    自1295年模范议会开始,延续至今700多年的英国议会,在经历不断改革之后,从贵族与国王讨价还价的议会,展现绅士风度的议会,演变为与如今新闻中的吵架、斗嘴堪比德云社的英国下议院,似乎是两个极端。然而英国议会爱吵架的传统由来已久,支撑绅士们不惜人身攻击的辩论背后,是讲求程序正义的制度设计和党派间公开竞争的逻辑。

  英国政客在议会上抨击对手的传统由来已久。《华盛顿邮报》把这一传统追溯到维多利亚时代的政客迪斯雷利(Benjamin Disraeli),曾在议会上嘲讽半个内阁都是蠢蛋(asses)。当议长要求他收回言论的时候,迪斯雷利回答:“议长先生,我收回。半个内阁不是蠢蛋。”这个虚构的故事最早被印刷成文是在1927年,原版故事来自瑞典乌普萨拉一个无名小镇上的议员对同事的嘲笑,法庭要求道歉后,他宣布“镇议会议员一半都不是傻子。”

  这个嘲讽故事在几百年间的报纸、书籍或市井故事中流传演变,直到1964年《纽约时报》讨论英国议会上被禁止的词汇时,演化出了迪斯雷利的版本,用来形容早年英国议会辩论尺度之大。

  据《电报》统计,1988年时任工党议员的班克斯(Tony Bansk)曾指撒切尔夫人“带着性饥渴的蟒蛇般的敏感”行事(acting with the sensitivity of a sex-starved boa-constrictor),而议员斯金纳(Dennis Skinner)则称他的一名对手是“华而不实的贱人”(pompous sod)——斯金纳后来表示收回“华而不实”,但“贱人”不收回。1995年,时任首相梅杰(John Major)抨击他的对手布莱尔(Tony Blair)是“呆子”(dimwit),布莱尔则指梅杰是“最弱链”(weakest link),意指他为团体贡献最少的人。

  几十年来,英国议会也在不断细化辩论词汇的禁区,包括不能攻击对手说谎、动机不纯,并将人身攻击的侮辱性词汇关进了“非议会语言(Unparliament language)”,包括禁止使用懦夫(coward)、流氓(hooligan)、鼠辈(rat)、叛徒(traitor)等词。

  在实际操作中“议会语言”与“非议会语言”的界限则是由下议院当庭议长裁定的。“非议会语言”的限制不仅没有降低辩论的精彩程度,反而使得英国的政治家们不得不挖空心思修炼“攻击艺术”,以更富有想象力的语言传达出对对手的蔑视,同时避免议长的惩处。此外,嘲笑(jeers)和嘘声(hissing)也是议事厅辩论的重要佐料。

  在2016年1与22日英国下议院针对“脱欧(Brexit)”的议题辩论上,工党领袖科尔宾(Jeremy Corbyn)向议员们介绍他最近一趟欧洲之旅:“上个星期,我在布鲁塞尔,会见欧洲领袖和社会主义政党党魁时……”突然,一名保守党议员朝他大喊:“你是谁?”

  保守党议员嘲笑科尔宾一直默默无闻、没有光荣政绩,竟然足以代表工党来辩论。在成为工党领袖之前,在过去32年议员生涯中,科尔宾从未在党内获得过一官半职,像这种情况有个非官方术语,叫“后座议员”。而仕途低调的科尔宾却是一名资深的工党内部反对派,他曾极力反对英国参加伊拉克战争,甚至呼吁时任首相、工党领袖布莱尔应当接受战争罪审判。

  这位看上去两边不讨好的工党领袖,在议事厅政客们足足30秒的嘲笑和嘘声结束后,才得以继续演讲。

  爱吵架、唱反调不仅是英国议会的传统,同样是议员们的争吵策略,有其语言学依据。在传统辩论的战术和技巧上,往往注重讲究团队协作和正面陈述,例如“提倡应该做什么”之类。语言学研究者Routledge Slugoski (1985) 和Penam(1990)的研究则表明,辩论中攻击性词汇的作用被远远低估了,情绪和攻击性词汇下的应激反应,更能兴奋辩论者的神经激发战斗力。斯德歌尔摩大学语言学研究者Cornelia Ilie则发现,尤其在规则严明的议会,又是以辩驳、协商为主,比起质疑、责备的语气,议员们直接拔刀相见的“非议会语言”更能一针见血,刺激到更广泛的受众的神经。

  就在议员们嘲笑科尔宾的第二天,2016年1月23日,同样在下议院卡梅伦谈减少政府财政预算的影响时,一名工党议员突然对他大喊:“问你妈!”因为卡梅伦的妈妈参加了反对削减财政预算联署,与她的儿子站在了对立面。

  卡梅伦迅速抓住对手科尔宾稍显邋遢的衣着作为反击:“问我妈?我知道我妈会说什么。她的视线会跨过公文箱,然后说:‘穿件像样的衣服,系好领带,还要唱国歌!’”

  科尔宾再次躺枪。他平日里穿着打扮随意,就算是穿上西装也总是不拘小节,在国家活动中还拒绝唱英国国歌。相比总是衣冠楚楚的卡梅伦一家,确实不够绅士体面。

  在卡梅伦以“妈妈的训斥”正面回应反将一军后,全场顿时兴奋了起来。不过,科尔宾随后也把自己妈妈的箴言搬了出来:“如果非要来谈谈妈妈们的建议,我妈会说,站出来,站在原则这边!”不解气的科尔宾在会后补刀:“和破烂衣衫比起来,我更为破烂的意见和政策感到羞愧。”

  在唇枪舌战的下议院辩论中,议员的角色是争夺核心议题的话语权,这种权力不是谁在话题上发表的声音更大、吵架吵得更痛快,而是时刻不忘监督政府的天然使命。成长于与王权的斗争中的英国议会,在现代英国政治中扮演的角色,就是对脱胎于此的首相及内阁的监督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
0
0
论坛交流
问专家
相关 议会 权利 制度 的新闻